国内对虚拟币监管从未离场 违法资金账户交易识别仍需多方配合

2021-06-30 10:17:00
五月
转贴
298

6月21日,人民银行有关部门就银行和支付机构为虚拟币交易炒作提供服务问题,约谈了工商银行等多家国有大行和支付机构支付宝等。约谈后的银行及支付宝发布声明,并提出了配合措施。这表明,虚拟加密数字币炒作交易,遭到进一步的“围堵”。

  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夏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虚拟币最大的实用场景是洗钱、转移资产和非法交易,由于其匿名性以及缺乏中央清算系统的原因,使得对违法交易的识别难度大大增加。而对非法交易的甄别是金融机构的责任,银行彻底关闭比特币交易的通道,不仅合法而且合理。”

  机构回应:加强交易监测

  在央行约谈公告发出后,虚拟币的价格迅速跳水,创下本月以来新低。根据火币平台行情显示,北京时间6月21日当日,比特币最大跌幅超10%,从36000美元一度跌破32000美元;以太比跌超16%,从2200美元一度跌破1900美元。而其他虚拟币跟跌普遍超过10%。

  除了市场反应迅速跳水之外,相关机构均在第一时间对约谈给予了回应。记者注意到,在各家回应公告中,银行机构和支付宝除重申落实央行要求外,也列举了一些具体举措。

  工行、邮储、农行提出,任何机构及个人不得使用该行账户、产品、服务等进行代币发行融资以及虚拟币交易。建行和兴业银行则表示,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在该行开立的账户用于虚拟币的交易资金充值以及提现、购买或销售相关交易充值码等活动,不得通过在该行开立的账户划转与虚拟币交易相关的资金。

  同时,建行强调,将持续加强涉虚拟币交易的日常监控排查力度。兴业银行在公告中称,将进一步加强业务管理,运用大数据等创新技术手段,加强对虚拟币的交易资金监测,强化对虚拟币相关交易的打击力度。

  各家银行机构都提到,要加强交易监测,一经发现采取暂停相关账户交易、注销账户等控制措施,并将相关信息报告有关部门。同时,鼓励客户举报虚拟币交易的违法违规行为。

  支付宝则公告将落地四项举措,包括对重点网站和账户建立巡查制度;加强支付交易环节风险监测;加强商户管理,严禁虚拟币商户准入,并持续对签约商户进行风险监测;加强虚拟币风险提示及强化用户宣传和警示教育等。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兼首席数字经济学家陈晓华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次监管重申态度,表明相关工作仍未达到监管要求,想要彻底杜绝虚拟币风险,还需多方配合,加大防控力度。

  银行和支付机构“封堵”虚拟币交易对其合规发展只有利没有弊,博通咨询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对《证券日报》记者分析认为,虚拟币除了其交易存在的巨大风险之外,也让银行深受洗钱之苦,“今年以来多家银行被央行开出罚单,虽在罚单中没有列出虚拟币交易事由,但许多处罚的缘由,比如‘身分不明的客户’和‘大额可疑交易’之类,恰恰符合虚拟币场外交易的一些特征。”

  此次严控为虚拟币交易炒作提供服务等问题,并非监管首次发声。早在2013年,央行就明确了银行和第三方金融机构不得为比特币交易提供服务。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起至今已有10余家银行发布过禁止虚拟币交易公告。

  此次约谈中,央行有关部门不仅要求机构落实相关规定,更细化了机构的任务。要求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切实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全面排查识别虚拟币交易所及场外交易商资金账户,及时切断交易资金支付链路。同时,要求机构切实提高监测识别能力,在防范风险方面加大技术投入,完善异常交易监控模型。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监管对于严控虚拟币的政策方向是明确一致的,且从未离场,这次是再次重申,而各家机构对于禁止公告也是再次重申,无论是监管方还是机构方,坚决打击虚拟币交易的态度和力度是显而易见的。”

  难点尚存需多方协作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违法资金账户交易识别是难点但多方配合是解决之道。

  “支付机构可以从商户身份识别及虚拟币账户识别上多做工作,而银行机构则掌握大规模资金账户,可以从账户入金、出金等方面进行分析,对于异常流量及账户进行封堵。双方配合打组合拳,才能加大打击力度。”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孙扬表示,支付机构和银行在严厉打击此类交易中,扮演的角色并不相同。

  于百程表示:“目前不少虚拟币资金的充值、提现是通过特殊约定,并以转账等方式来实现的,这增加了监管方和机构的监管难度和识别成本。需要机构用技术的方式,分析虚拟币交易活动的资金交易特征,完善监控模型来进行日常的监测和风险排查。难点尚存,仍需各机构部门多方协作配合。”

  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海峰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机构如何有效切断虚拟币交易资金支付链路,其难点在于如何准确识别场外资金账户是否参与其中。链上交易网络非常复杂,不法分子通过混币等手段可以将链上赃款分散洗白,追踪、整理、汇总这类信息对于机构来说均有较大的技术难度,但随着多方机构配合,未来有望找到有效解决方式。

  “目前,银行和支付机构在虚拟币的交易链条中所用到的监测围堵手段缺乏针对性,并不能精准定位违规交易。”陈晓华建议,当银行面对海量的交易数据时,现阶段最有效的方法还是依赖人工监控和大数据来识别可疑资金和账户。

  对于参与虚拟币交易可能面临的法律风险,中国银行法学会理事肖飒从法律角度给予解读。她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由于虚拟币具有极强的隐蔽性与匿名性,某些犯罪行为人会利用虚拟币进行洗钱,对金融机构及个人用户均危害较大。如果行为人不知道自己被卷入洗钱犯罪,而从事了日常职务行为,则不构成帮助犯,但如果明知他人洗钱或从客观情况中可判断明显存在洗钱可能性,还继续帮助他人从事洗钱活动,则会构成刑事犯罪。

来源:中国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