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中国商业航天的勃兴之地

2020-01-09 09:32:00
木子
转贴
26

NO.1不只是《战狼II》的触角深入到了非洲

《战狼II》的热播,让人们在激情之余,对非洲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在那块遥远而辽阔的黑色大陆上,确实有为数不少的中国人在谋生。根据商务部的年度报告,在过去的几年里,在非洲的中国劳务派遣人员数量一致保持在20多万的规模,2016年达到了23.3万人。因此,这部电影的背景是完全真实的。

非洲对于我们的意义远不止于此。就在《战狼II》上线之前的宣传期间,另一件重要的事情在国际上引起了真正的重视:铁路。有铁路爱好者为此绘制了近几年中国在世界各地的铁路工程全图,不难发现,中国投资建设或者承包建设的铁路已经遍布整个非洲,在撒哈拉沙漠以南,隐约已有铁路网的规模了。最新通车的蒙内铁路(连接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和第一大港口蒙巴萨)采用了和国内相同的标准,连站台上的地砖和盲道都别无二致,甚至在当地工人中组织了中国式的青年突击队。

经常往返北京和巴黎的“空中飞人”们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总能够遇到往返北京和非洲之间的中资公司干部,他们有的供职于中国石油,有的受华为公司派遣。在戴高乐机场等待转机的时候,闲谈中会加强对非洲的更多认识。比如说安哥拉,我们灌进油箱里的汽油,差不多每10升就有1升,所用的原油是从这个西南非洲国家土地上开采出来的。中国的国有和民营企业早就进入了非洲,其中有一个叫做东莞华坚的企业,把鞋厂开到了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埃塞俄比亚,厂里雇佣非洲女工4000多人。这家厂子和国内鞋厂一样,主要承接代工合同,最大的主顾之一就是美国政坛新星、总统特朗普的长女伊万卡·特朗普旗下品牌。

那么,你一定要问了,这些和我们的商业航天有什么关系?

NO.2卫星应用与应用卫星


安哥拉的首都罗安达距离北京有差不多11700千米。非洲大陆上距离我们最近的地区,也就是索马里的“非洲之角”,到北京也有7100多千米。也就是说,非洲的中资机构、中国公民是不可能享受到国内信息基础设施服务的。国内的光纤、4G、导航增强、应急保障、广播电视网络,在非洲都是不存在的。实际上,联合国所评定的44个最不发达国家中,有31个在非洲。

然而,中资企业需要遥感信息来支持决策,需要宽带通信来保证商务,需要导航定位服务来实施物流和测绘,需要气象预报来安排每天的行程;在非洲的劳务人员和外派干部需要宽带通信来接入社交媒体,和亲友保持联系。所有这些,都不能指望非洲当地的基础设施,能够发挥作用的只能是各种应用卫星。

在非洲实施的反恐维和行动更需要航天情报信息的支持。这对中国军队来说,是现在进行时,除了部署在苏丹的维和步兵营,驻扎在吉布提的军事基地刚刚投入使用。军事行动需要完善的通信、指挥、控制、计算机、情报、侦察、监视支持,也就是所谓C4ISR。这在《战狼II》中也有所体现:没有移动通信卫星,吴京饰演的冷锋靠什么打通电话?没有卫星监视和导航,舰队靠什么发射远程对地导弹?中国在非洲没有庞大驻军,没有完善的预定战场建设,各种反恐维和活动,必然高度依赖应用卫星系统来提供C4ISR的支持。

NO.3商业航天,不是一哄而上发射卫星


长期以来,中国卫星产业界一直在强调中国是如何适合于发展卫星应用。所提出的理由在非洲同样是存在并且成立的:地域辽阔、人口众多、老少边穷地区难以建设地面网络……因为种种主客观因素,国内的卫星应用发展得并不好。但是,换一个环境、换一个没有强大地面网络运营商的市场,中国的卫星、中国的卫星应用企业会不会发展得更好?

事实上,传统航天企业早已经在非洲有所作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已经为尼日利亚发射了两颗卫星,成为非洲第一批自主通信卫星。

2012年3月19日,尼星1R的交付仪式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隆重举行

卫星遥感和卫星导航定位,同样在非洲有着广阔的市场。搞开发、搞建设,怎么会不需要地理信息呢?所以,那些由各地政府出资、盯着国内有限政府市场的“XX一号”,甚至可以说,仅仅只是博取眼球或政绩的这些“XX一号”是不是应该考虑放眼世界、放眼非洲,在卫星有限的寿命里,为中非经济合作、为中资企业在非洲的建设,发挥一些作用呢?从非洲的实际情况看,这里很可能是中国商业航天企业真正的勃兴之地。

除了为中资公司和中国公民服务,商业航天也需要服务于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领袖的国际责任。经过几十年的成功发展,中国已经成为非洲人民心目中的成功典范。华为的通信网络、中国铁建修建的铁路,中国制造的手机、中国制造的火车,已经越来越多地服务于非洲人民的生活,在为他们提供工作机会的同时,也为中国的发展带来新的资源和市场。商业航天界同样可以做得更多。实际上,基于中国制造的尼日利亚通信卫星1R,已经在这个非洲第一经济大国发展出了百万户规模的广播电视用户群体。

当然,和国内一样,商业航天要想在非洲找到自己的市场,不是仅仅打几颗卫星上天就可以做到的。商业航天企业要深入用户群体,发现需求、开展针对性的研发。要亲身前往那片大陆,切身体会遥感、导航、定位、宽带通信、移动通信、物联网和互联网的需求,开发适合用户需求的终端、软件和服务。毕竟,应用市场的打开,必须遵循商业市场的文化与规则,这些不是一时的政绩工程或面子工程。而且,非洲更不是什么田园牧歌的地方,除了丰富资源,还有瘟疫、毒虫、猛兽和坎坷乡路。这其中,商业航天会和所有前往非洲的民营企业一样,走过艰苦而漫长的创业路,但最终一定会在新的市场上找到自己的定位和价值,并从中领会“一带一路”倡议的真谛并切实贯彻实施。

非洲是个神奇而美丽的大陆。很久以来,我就有这样一个梦想:叫上一众死党,开着敞篷吉普,在东非草原上纵情奔驰,和斑马、羚羊、长颈鹿甚至狮子们一起,呼吸那炙热而充满野性的空气。这个时候,我想分享这一切,我要用遥感卫星寻找兽群,我要用北斗卫星感知方向,我要用天通手机打电话,我要用宽带终端发朋友圈,我要用气象卫星知道下一个小时的天气;我要把吉普车连入车联网,让万里之外的服务商给我保驾护航;我要保持在维和部队的大屏幕上,当我们遇到危险,他们能随时赶来救援.....

所有这些,我们的商业航天界能够做到吗?

如果能够做到,那将和《战狼II》直奔四十个亿的票房的喜人成绩一样,让人激动和向往。而这,不仅仅是中国卫星产业界自豪的时刻,还是我们这些超级自驾游迷放松的时刻。



(来源:卫星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