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星商业周热点集锦

2019-11-25 09:12:00
木子
转贴
552
摘要:世界卫星商业周(WORLD SATELLITE BUSINESS WEEK)于9月9日至13日在巴黎举行,会议为来自全球卫星行业的重量级人物提供了交流机会,讨论了行业当前和未来前景。那么本次有关卫星产业发展趋势优势什么呢?

寻求政府客户以保证有稳定的业务

近几年来,卫星和发射业务遭遇到了持续的订单荒。虽然眼下出现了反弹迹象,但绝大多数发射服务商都不看好市场需求会重回高位。这些发射服务商在不同程度上指望着靠政府来稳定业务。

SpaceX、阿里安宇航公司、联合发射联盟、国际发射服务公司(International Launch Services)、蓝色起源公司、中国长城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和三菱重工 的高管参加了9月10日世界卫星商业周刊的专题讨论


在本届世界卫星商业周的专题讨论会上,蓝色起源、SpaceX和联合发射联盟三家美国发射服务商谈到了输掉美国空军一个重大运载竞标项目带来的后果,联合发射联盟承认将对公司业务带来重大影响;蓝色起源表示目前他们正在争取政府业务,但由于有公司创始人、亿万富豪贝佐斯所做的投入,这类业务并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SpaceX 表示,政府类业务虽然越来越重要,但他们公司有非常稳健的业务,因此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尽管蓝色起源和SpaceX在会上显得没有那么重视政府业务,但两家公司在今年早些时候都强烈抗议美国空军的采购不够公平。另一方面,美国以外的厂家也很重视政府业务。阿里安宇航公司表示,他们正启用更符合满足政府及科研机构需求的阿里安6和“维加”C火箭。

软件定义卫星成为主要要求

卫星制造商们表示,卫星能通过软件来重新设计波束和容量的功能,已不再仅仅是运营商向他们表达的愿望,而变成了对他们的一项要求。

世界上最大的几家卫星制造商的高管们参加了世界卫星商业周刊的专题讨论

洛马航天公司主管通信卫星解决方案的副总裁Guy Beutelschies说,“实时灵活性”眼下已成了“入场券”。绝大多数正在跟洛马谈生意的客户都要求卫星具备这种可软件定义能力。空客航天系统主管Jean-Marc Nasr表示,运营商目前只能轻松预测未来5年的业务,这意味着他们希望卫星能够适应客户和市场的变化。由于通信需求从电视广播向互联网连接的转变还在持续,围绕一颗新卫星来制定15年的业务规划已让很多运营商感到不踏实,所以他们纷纷选择购买可软件定义卫星。

制造商们表示,尽管可可软件定义是卫星当前的必备功能,但这种重视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卫星通信市场的短期不可预测性。从长远来看,运营商仍将主要关注卫星系统的总体成本。Maxar公司总裁兼首执Dan Jablonsky说,对灵活性的过度重视是因为用户还没太看清长期业务走势如何。他说,当搞清楚了之后,他们还是会继续关注成本,而非方案有多灵活。此外,制造商们表示,可重新编程的卫星需要在地面控制系统上投入更多资金,以帮助地面控制系统提升运营和操控卫星所需的能力。尽管有人认为可软件定义卫星网络安全风险较高。但一些制造商认为可软件定义卫星的技术风险不大,因为很多卫星已花了多年进行研发,同时还借鉴了政府项目以及汽车和飞机等大批量生产商业行业的先进技术。

寻求多样化,原始带宽已经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随着高通量卫星的日益普及,卫星运营商需要提供更多的服务,来使其产品对买家更具吸引力。以马来西亚卫星运营商Measat为例,其首席运营官 Yau Chyong Lim表示,他的公司正在向高通量服务领域扩张,因为在宽带增长的同时,其广播业务收入正在减少。

卫星运营商表示,高通量卫星正推动对一系列通信衍生服务的需求。例如,韩国运营商KT Sat正在与其母公司KTCorp.合作,希望在五年内通过卫星实现量子密钥分发的商业化;APT卫星公司在香港建立数据中心,用于为客户提供存储数据内容等卫星通信衍生业务。这些技术可以为卫星运营商提供另一个扩大市场的机会。

亚洲卫星公司的首席执行官RogerTong表示:“除非我们引入能够产生经济价值的应用业务,否则仅仅在一个国家内提供互联服务并不能支持我们的收入增长。”亚洲卫星公司也在小心地寻找其他应用服务。Roger Tong表示,卫星服务业务的参与度越高,利润率就越低。他还说:“当我们讨论卫星运营商未来可能的战略投资时,我们需要考虑如何提供最佳的服务,以补充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考虑发射新的卫星并寻找新客户

随着对地观测企业准备更新他们的卫星编队,以提高分辨率和减少重访所需时间,但他们对现有数据和新数据的需求持不同看法。四家对地观测公司,从光学卫星到SAR卫星讨论了在未来几年内用于替换和升级系统的新卫星部署计划。

Maxar 公司正在开发“WorldView”系统,这套系统将提供分辨率为30至50厘米的图像,并提供较快的重访时间,每天大约15次重访。空客公司表示,他们也在寻求通过新卫星提高同一地点的重访率,根据今年7月宣布的一份合同,该公司预计在2022年将有四颗CO3D卫星进入轨道。空客(Airbus)情报业务主管弗朗索瓦•隆巴德还表示“我们正在测试市场上的很多东西”,他认为将在未来两年看到更多的试验与测试。其余两家公司也有各自的卫星星座开发计划。 对地观测企业正在为他们的遥感图像及数据产品寻找新客户。有很多新的用法正在出现,所面临的挑战是在保持服务的多样性的同时还要使其标准化、盈利化、高效化。

卫星行业出口信贷融资已基本消失

数年前,出口信贷融资曾是卫星产业商业计划的关键组成部分,但随着私人融资变得更容易获得和负担得起,卫星产业的相关公司现在很少选择出口信贷进行融资。

众多卫星运营商首席财务官和投资银行家在巴黎举行的世界卫星商业周刊卫星融资会上发言

过去,由于公司很难从其他地方筹集资金,他们纷纷寻求出口信贷机构帮助融资。荷兰ING Bank公司的卫星和技术金融全球主管Wim Steenbakkers表示:“过去出口信贷机构介入的时候,整个卫星市场的可用资金流动性较为有限。”“在6-8年前,常规的资本市场融资比出口信贷机构提供的服务贵出不少。当时出口信贷机构提供非常低成本的可用融资,以帮助卫星产业公司提高产能。”J.P. Morgan Chase媒体和通信投资银行业务全球主管Fred Turpin说。

然而,近年来,出口信贷融资大幅下降。其中一个因素是作为主力的美国进出口银行出现授权失效,并且直到今年五月之前,该银行董事会一直未满足法定人数。其他出口信贷机构也于这段时间退出了卫星市场。与卫星公司的出口信贷融资相比,私人资本来源更充足,也更容易。

许多已有卫星星座或正在规划卫星星座的卫星运营商并不急于寻求出口信贷融资。一网首席财务官Tom Whayne表示,该公司正就新一轮股权融资和部分债务融资进行“积极讨论”。“我们融资的基础将是股票”。另一方面曾经进行过出口信贷融资的铱星公司首席财务官Fitzgerald也表示他们寻求以更好的财务条件为现有的出口信贷安排再融资。他说:“目前市场非常有吸引力。现在我们看到了很多替代方案,这很容易实现。”



(来源:卫星与网络)